数字台湾:东京Banana和台湾Banana

着名的日本伴手礼东京香蕉蛋糕(TokyoBanana),日前被发现部份产品长有霉菌,产商因此回收了33万份东京Banana。这个新闻应该让很多最近想去日本旅游,顺便买份东京Banana的台湾人感到失望吧。

数字台湾:东京Banana和台湾Banana

香蕉是营养份充足的水果,也是运动员在运动竞技过程中,随时补充体力的首要选择。台湾是香蕉天堂,随处可见香蕉树;过去,日本人只要看到香蕉,就会想起台湾。无怪乎,当2011年日本311大地震发生后,因为台湾人伸出友谊的手,日本人为了感恩还发起吃台湾香蕉的活动。可惜,现在台湾香蕉在日本的市佔率已经不到1%。

台湾香蕉出口至日本,最高峰曾经在1960年代佔有日本将近90%的香蕉市场的。原本台湾出口到日本的香蕉是由连战亲家陈查某所属的「青果输出公会」控制,但主导「台湾省青果运销合作社」的吴振瑞推动「五五制」,让青果社争回了一半输出权,减少「青果输出公会」的剥削与特权垄断。此外,吴振瑞领导的青果社也成功行销台湾香蕉,因此打造了1960年代台湾香蕉出口到日本的高峰。

只不过,吴振瑞因此得罪「青果输出公会」,加上也得罪了蒋经国的跟前红人李国鼎,因为吴振瑞拒绝购买李国鼎推荐其弟公司的纸箱,还有因为宋美龄是蒋经国登基的绊脚石;因此,蒋经国为首的特务单位,在1969年,利用宋美龄人马的中央银行总裁兼外贸会主席徐柏园与吴振瑞的偶然关係,炮製了构陷案,摧毁青果社并借刀杀人刬除宋美龄势力,史称「剥蕉案」。

数字台湾:东京Banana和台湾Banana

蒋经国势力製造了「剥蕉案」,同时也谋杀了台湾香蕉,台湾输往日本的香蕉一落千丈。从表一、表二与表三可以发现,1967年,台湾出口到日本的香蕉有38万2千公吨;1976年已经大减至8万1689公吨。2004年日本香蕉市场消费量是97万公吨,是1967年约50顿的近一倍,但2004年台湾出口至日本的香蕉仅有1万8140公吨,一直到2008年之前,就差不多在这个数字挣扎。马英九上台后,数字更是难看,连续五年不满1万公吨。

表一:1967-2012台湾出口到日本与中国的香蕉(单位:吨)。

数字台湾:东京Banana和台湾Banana

表二:1992-2012台湾出口到日本与中国的香蕉(单位:吨)。

数字台湾:东京Banana和台湾Banana

表三:1967-2012台湾出口到日本与中国的香蕉(单位:吨)。

年度日本中国1967382,000.000197681,689.000199267,825.760199651,094.910200042,602.600200333,128.180200418,140.360200515,218.8013.7200616,022.44296.2200719,142.384.4720089,154.39020098,863.3121.5420109,600.781,635.5220118,499.501,734.0120128,530.49629.685

(作者整理自关税署进出口统计与其他资料)

马英九在2008年大选时提出「世界亚热带水果中心」政见,接着又号称ECFA可以将台湾香蕉卖到中国去,香蕉也名列ECFA早收清单;但数字会说话,马英九还是在说谎话。ECFA在2010年签订后,数字看起来好像有成长,但是,2012年就露出马脚了。即便是出口到中国最高峰的2011年,也仅1734公吨。此外,号称经济马上好的马英九执政期间,台湾出口到日本与中国的香蕉总和,也根本比不上民进党执政时期出口到日本的数字。1960年代,当时台湾出口到日本的香蕉,蕉农一公斤实拿4元,而且这是将近50年前的价格。最近,就在ECFA后快三年,台湾香蕉的产地价格已经惨跌到1至6元之间,离生产成本12元有一段好长的距离。

或许有人会说,因为2001年台湾加入WTO后,日本对台湾香蕉採季节性关税(4至9月为20%及10月至次年3月为25%),日本菲律宾签订EPA(日本与菲律宾经济伙伴协定;香蕉税率5.5%-9.1%),有利菲律宾香蕉进军日本。但日本本身就是一个重视品质与行销的国家,纽西兰奇异果成功打进日本就是台湾可以借镜的案例。

有别于台湾政府不断研发新品种的水果与农产品,纽西兰奇异果只有两种,而且,纽西兰奇异果品质并不如智利,但纽西兰却能以较高的价格佔领日本市场,这就是行销的策略。出身台南农家的ZESPRI全球行销暨业务总裁陈郁然,就是将纽西兰奇异果整合行销顺利打进日本市场的关键人物。显见,整合行销才是重点。

纽西兰奇异果仅仅只有两种,却成功行销全球,连奇异果的原产地中国,都得假冒纽西兰奇异果才销得出去。相较于纽西兰,台湾致力品种开发,你记得台湾有多少种水稻?多少种凤梨?多少种荔枝?多少种西瓜?台湾的农民几乎是政府与研究单位研发新品种的试验品,但主事者从不思索如何将台湾农产品好好整合行销到全球。

台湾有亚洲品质最整齐的水果,台湾应该可以效法纽西兰奇异果的行销模式,先在真正着重品质的日韩市场,从生产履历开始,建立台湾的品牌。其实,在蒋经国摧毁台湾青果运销合作社的「剥蕉案」前,青果社的整合行销香蕉模式以及将利润回归到蕉农身上,减少中间剥削,如同纽西兰奇异果农般的做法,就曾经是很成功的模式。

因此,在吴振瑞得罪国民党党国要员,青果社被摧毁之前,谁说台湾做不到整合与行销?现在,在马英九缺乏战略与战术的全力倾中贸易政策下,香蕉王国,早就变成了香蕉亡国了!!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