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第 5 大食品公司资产减计 154 亿美元,股神错买卡夫食品的一堂投资课

全球第 5 大食品公司资产减计 154 亿美元,股神错买卡夫食品的一堂投资课

知名食品公司卡夫‧亨氏(Kraft Heinz)2019 年 2 月 11 日发布连串重大利空,单日市值蒸发 140 亿美元。公司最大股东巴菲特(Warren Buffett)坦承看走眼,付出太高的代价。巴菲特表示,当年他对这个百年品牌的价值太过乐观,「公司不会因为你支付的价格愈高就赚愈多」。

巴菲特认为,强力的消费品牌可帮公司打下市占及保持定价能力,他的主要持股,包括苹果、美国运通与可口可乐公司,都是国民品牌。根据申报,截至去年底卡夫‧亨氏是股神的第六大持股,持有 27% 股权。巴菲特去年由卡夫‧亨氏董事会退休,因为他希望减少出差时间。

品牌合併并未创造任何价值

当初,巴菲特是在 2013 年与巴西私募股权公司 3G 资本(3G Capital)合作,用 236 亿美元买下以番茄酱闻名全球的亨氏(Heinz)公司,进而在 2015 年再度合作,促成 490 亿美元的卡夫食品(Kraft Foods)及亨氏合併案,组成全球第 5 大食品公司。

但仅仅 4 年时间,两家公司命运丕变。卡夫‧亨氏发布减计 154 亿美元主要品牌资产价值,亦即承认卡夫起司与 Oscar Mayer 热狗等品牌自合併以来已变得不值钱。这笔金额十分惊人,鉴价机构道衡(Duff & Phelps)的研究显示,这远超过 2013~2017 年整个美国必需消费品产业减计的总额 96 亿美元。

当初,两家公司曾表示,若能合併成一家公司,则 2014 年的营收将是 291 亿美元,获利 65 亿美元。如今,根据 JP 摩根分析师高曼(Ken Goldman)估算,两家公司合併后营收为 258 亿美元,获利 64 亿美元;换句话说,合併后根本没有创造任何价值。

当初,公司高层表示,他们将更能迎合快速改变的消费者口味,以及提振走下坡的包装食品销售。但之后在 3G 主导下,卡夫‧亨氏积极削减成本,提升工厂效率及裁员,并无法更加贴近消费者,与同业在超市货架上竞争的能力也每况愈下。该公司财测预期今年获利将持续恶化。

券商 Piper Jaffray 分析师拉维里(Michael Lavery)表示,他已不相信卡夫‧亨氏可以成功管理大型品牌在这个环境下竞争,「他们只关心削减成本,而不是建立品牌价值」。

目前卡夫‧亨氏希望寻求与其他食品商合併。公司主管表示,减计资产可以增强他们进行大型购併的地位。但高曼指出,投资人比较希望卡夫‧亨氏先整顿内部,再着手其他收购。

市场转型不敌新兴对手

食品业近年面临的挑战是,消费者追求更单纯的成分与更健康的食品,不再那幺喜爱加工食品,而且愈来愈常在线上购买,而不是传统零售门市。而卡夫.亨氏许多品牌,像是 Jell-O 果冻系列、「可以吃的染髮剂」Kool-Aid 沖泡饮品,都不符合这股潮流。

巴菲特一针见血地指出,卡夫‧亨氏新近的困境源于与零售商对手的竞争力弱化。他用好市多(Costco)自有品牌科克兰(Kirkland Signature)与卡夫‧亨氏比较,来说明零售市场的转变。卡夫‧亨氏的许多品牌可回溯至 19 世纪,而科克兰直到 1995 年才创立。而去年科克兰的销售便超越卡夫‧亨氏。

巴菲特说,卡夫‧亨氏具有百年历史,砸下无数广告,培养人们的习惯;可是,科克兰这个自有品牌只有 750 家门市,销售额却高出 50%。

卡夫‧亨氏公布减计资产价值当日,股价重摔 27.5%,股神的波克夏海瑟威公司(Berkshire Hathaway)股价亦下挫近 2%。根据 2 月 23 日发布财报,卡夫‧亨氏去年给波克夏带来 27 亿美元亏损;相较于 2017 年,却贡献 29 亿元获利。

除了减计资产,卡夫‧亨氏亦公布遭到美国证交会调查及削减股息 36%。美国证交会正在调查该公司採购部门的会计作业。卡夫‧亨氏每年採购金额超过 110 亿美元,内部调查后在第四季提列 2,500 万美元费用。

巴菲特表示,虽然买太贵了,但不打算卖掉公司。CNBC 网站表示,这实际上有困难,因为持股部位太高。巴菲特的公司去年底现金部位升高到 1,120 亿美元,为连续第 6 季超逾千亿美元。不过,巴菲特在股东信中表示,他还是希望进行「大象规模」的收购。

在很多方面,卡夫‧亨氏都符合巴菲特的选股标準:家喻户晓的经典美国企业。2015 年时,他说,这符合他的口味──结合两家世界级公司,提供股东价值;但消费者口味的改变,显然考验着巴菲特多年来不败的投资策略。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