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70似戏非戏郑佩佩执笔写自传

人生70似戏非戏郑佩佩执笔写自传人生70似戏非戏郑佩佩执笔写自传人生70似戏非戏郑佩佩执笔写自传人生70似戏非戏郑佩佩执笔写自传人生70似戏非戏郑佩佩执笔写自传

郑佩佩无论戏里戏外都是一派侠女风範。

那日,前往佛光山东禅寺採访路上,听说她不久前才伤及髋骨行动不便,加上舟车劳顿睡眠不足,我不自觉想像各种可能的情况,去到仁嘉隆东禅寺会客厅,只见她笑脸盈盈地站在那儿跟觉诚法师一起迎接来客,像极武侠小说里武功了得的侠女,不轻易被扳倒。

提起受伤的事,郑佩佩爽朗地自嘲活该,她笑说:“年轻的时候把固打用完了。”这两年来她经常摔跤受伤,行动不如以往灵活,可她不恼怒反而坦然接受。

她认为,凡事有因果。她在年轻时仗着自己力壮身强,鲁莽透支体力,年纪老大以后不得不承担后果,“这是很公平的。”她说。

体力是演员资本

 郑佩佩这些年来,曾经在演话剧时重重摔过两次,第一次因为舞台道具做得不够稳固,使到她在演戏时连人带桌子扑倒台上,不知情的台下观众以为剧情本该如此,看得投入,殊不知她已痛入心扉,半边脸后来瘀青,一只眼睛视觉受影响,受了伤的她不但没有停下来休养,反而把刘海往旁边一梳,遮住半边瘀青的脸,继续巡迴演出,把舞台剧演完。

“不痛吗?”我问。

她声音洪亮中气十足地回答:“我整副心思都在背台词、演戏上面,就不感觉痛了。”一副豪迈的样子。

第二次摔跤,听旁人说是因为她演戏时从平台上一跃而下所致,受伤的腰部断断续续拖了一年才开刀医治,其间,全靠她坚强毅力,拖着比较有力的左脚,完成手头上的工作。

从年轻开始,她一直都是“拚命三娘”,尤其当年拍武打片需要亲自上阵,受伤骨折属等闲,年过70后,她终于尝到苦果,不得不提醒自己接受现实,放缓脚步。

曾经有人问她,若有机会从头来过,她会不会选择小心爱惜自己的身子?她不假思索地答道:“依我的个性,我觉得我会作同样的选择。”她自言性子急,做事难免横冲直撞。

我见她宽鬆的裙子里面裹着束腰带,行动虽迟缓,但仍然马不停蹄,在澳洲做完6场巡迴讲座后,立马飞到马来西亚来进行另外6场巡迴讲座,不禁露出钦佩神情,她谦逊地解释,演员当久了,应变能力逐渐变强,她说:“比较起来,演员的资本最少,就连舞檯灯光付出的,都比演员高。”言下之意大概是:体力既为演员资本,就得全力以赴,带伤演出不过是份内之事。

经历过苦难 才知有多坚强

自1963年演出第一部电影《宝莲灯》,一晃眼,55年过去,郑佩佩4月来马谈人生,谈人生路上风景和心得。两年前,她出版的自传《回首一笑七十年》,从童年往事说起,将此生经历,包括演艺生涯、婚姻家庭、离婚生活、重返娱乐圈、学佛经验……所有喜怒哀乐、爱恨情仇,以坦率笔调写出来。

儘管曾经痛不欲生,儘管这一生顿挫波折,过了70岁,她认为自己可以笑看人生。提到生命中各个阶段,她说:“我比较喜欢现在的自己。”

不管是开心也好,伤心也罢,过去每一片段,成就今日的她,无法割捨,她表示:“没有过去那些痛苦经历,就没有今天的我。”无论好经历坏经历,于她都是学习教材,让她从中成长,她视之为修行,因此无怨无悔。

她说:“每个人都有坚强的一面,只有当你经历苦难时,你才会发现自己有多坚强。”身为佛光山檀讲师,她觉得弘扬佛法是使命,希望与人分享学佛如何改变她的人生观。

3个月时间 写70年人生

郑佩佩曾经写过《点亮心灯》和《戏非戏》等着作,她在70岁来临前忽然起意,想要把旧着作整理出简体字版本,好让中国大陆广大粉丝有机会阅读得到,同时也作为自己70岁的一份礼物。她将旧稿交由“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处理,未料副总经理麻俊生将她的稿件悉数退还,建议她从头说起,将人生70年经历从童年开始写起,那时候,她只有3个月时间动笔。

用3个月时间书写人生70年,我问她:“您是怎幺做到的?”

她哈哈大笑:“我就是做到了。”

郑佩佩为人坦率直爽,对于想做的事不会考虑太多,直接一头栽进去,她凭着这样的冲劲“稿”定厚厚的一本回忆录。在写作期间,她仿彿二度经历今生,所有爱、恨、得、失,历历在目,让她痛苦万分。千方百计想忘掉的事,好不容易忘记的事,因为这本自传,全都得重温一遍,她开始时有点懊恼自己作出的决定,然而把稿件交出去以后,将情绪放下,她反而庆幸有机会重新审视过往,让自己笑着面对。

“幸好有写下来,写完了,我把事情也给忘了。”她笑起来大剌剌,颇有“无事一身轻”、知足的感觉。

想做就去做 不然来不及了

自从学佛之后,郑佩佩领悟到凡事有因果,星云大师曾经对她说过:每个人都有一部账本,记录每个人今世配额,一个人得到多少,同样会失去多少,倘若年轻时将配额使尽了,老来便得承受。

“像一个人的健康。”她语重心长地说道。

年轻时,她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病倒,会有体力衰退的一天,直到这两年来,身边朋友一一离世,自己行动开始不再灵活,她终于真正明白母亲生前的一些话和感受,她体会到,一个人无论壮年时多幺能干,终会有无能为力的一日。

“所以,想做什幺,应该马上去做,不然来不及了。我们总是觉得自己有大把时间,其实时间过去了不会回头,等到发现时已经太晚。”像70岁出自传的事,她庆幸自己还好冲动地完成了,否则继续拖延,凭她今时的精力,已然无法胜任,这两年来,她非但无法握笔写作,就连打字的力气都欠奉。儘管体力衰退,无法再以侠女之姿示人,她仍希望能够继续在思想上侠义下去。

在结束我国的6场巡迴讲座之后,郑佩佩又飞到美国三藩市去,并在刚刚过去的5月14日获得美亚电影节所颁发的“终身成就奖”,她的弟妹和4名孩子也在三藩市与她相聚,让她度过一个意义非凡的母亲节。

郑佩佩简介

郑佩佩1946年生于上海,六十年代初加入邵氏公司,成为旗下女星。她在首部电影《宝莲灯》反串书生角色,后凭《大醉侠》爆红,继而主演多部武侠片,女侠形象深入民心。

1970年,她毅然退出璀璨的影坛,远嫁到美国当家庭主妇,19年后同时面临婚姻破裂和破产两种困境,为了维持生活,她重回荧光幕,并在1993年演出《唐伯虎点秋香》华夫人的角色,敏捷身手令人印象深刻,女侠形象也因而再度被观众接受。她的演艺事业随着演出《卧虎藏龙》推向高峰,片中碧眼狐狸的角色,为她赢得香港金像奖最佳女配角。

郑佩佩在最失意的时候成为佛教徒,廿多年来活跃于佛光会各种活动,她在星云大师鼓励下写出《擦亮心灯》以及《戏非戏》两本书,两年前更以回忆录《回首一笑七十年》作为自己70岁的生日礼物。

延伸閱讀